好陆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 0222 来自杜七的委托
    “你这妮子,什么东西都想吃?”杜十娘坐在床边,牵住杜七的手道:“醒了?有那里不舒服吗?”

    杜七摇头,又点点头:“十娘,我饿了。”

    杜十娘心道就知道是这样,她说道:“午饭已经做好了,四闲,那丹药有用?”

    “哪有这么快……”石闲说着,忽的一愣,紧接着用力摇摇头,目露怪异:“十娘,不疼了?”

    “我本来就不疼。”杜十娘点头,心道师先生果然是很有本事的人,这还是他口中的废丹。

    “我现在觉得浑身上下都很轻松,这些时日小腹一直隐隐坠痛,现在也好了。”石闲惊讶无比。

    杜十娘盯着她:“知道自己月事要来了还喝那么多酒?”

    石闲尴尬一笑,没有接话。

    “这就浪费了先生的丹药,说不得是很珍贵的东西。”杜十娘说道。

    “不至于……”石闲摇摇头,笑着道:“好东西能给我吗?肯定是给你的。”

    “少来。”杜十娘也不惯着她:“你俩抓紧去洗干净,我去热饭。”

    石闲带着杜七去了浴室,准备让杜七给她来一次全套按摩,毕竟杜十娘总是在她面前夸赞杜七手艺有多么好。

    杜七没有拒绝的权利,就这么被拽进了浴室。

    待二人离开,杜十娘摊开掌心,望着那浅白色锡纸,低头嗅了嗅,发觉上头还有一些残留的清香,她将其折叠后收了起来。

    宿醉不是病,正常医家先生都治不好,只能缓和,师先生却取出一粒丹药就解决了。

    杜七跟着这样人学医,以后会是普通的医家先生吗?

    杜十娘不知道。

    她忽的有些纠结,她想看到的是杜七与自己普普通通的走完一生,并未有过窥视更高境界的想法。

    她自己是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还要低下不少。

    杜十娘很清楚这件事。

    不想杜七离自己太远是很正常的想法,她明知道这样想很自私,可她又抑制不住这般的想法不断冒出,半晌后……便不再去思考这件事。

    最终还是理智站了上风。

    她其实一直都是纠结的人。

    至少目前来说,师先生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

    ……

    下午,白景天看着面前的青衣姑娘,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说就是了。”杜七道。

    “先生……你怎么没有什么精神。”白景天担心的看着面前这个连白色缎带都蔫了的姑娘。

    “……”杜七叹息一声。

    一言难尽。

    她被石闲折腾了一晚上不说,浴室里又被吃了丹药精力过剩的石闲一阵调戏,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

    当真是身心疲惫,后又被告知明日要跟着师先生学习,被十娘警告不能再像往日那般睡那么久……

    多重打击之下,自然是毫无精神可言。

    杜七扁着嘴,没有说话,白景天心道自己先生很不高兴,得想想办法。

    “先生稍等,我去弄一些吃的。”

    “嗯。”

    ……

    ……

    不久后,吃着白景天精心准备的点心,杜七总算是回了不少的血,心想他的手艺真的很好。

    就冲这个味道,也不能弄丢了这个好厨子。

    杜七放下筷子,说道:“医理上,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白景天说着违心话,虽然他积攒了许多疑问,不过见先生今日状态不佳,便不准备在让杜七多费心。

    也许应该让先生出去放松放松。

    “听说先生多了一个丫鬟?”白景天问道。

    “你说的是明灯?哪天我带她来给你见见,那孩子很听话的。”杜七想到了明灯的可爱模样,微微翘起嘴角。

    已经有了侍女,再去春市自然是有些多余了,白景天还是问道:“先生,那春市要开了,还要去看看吗?”

    “我就是来与你这件事的。”杜七看着他,道:“十娘说先生那边的时间还未定,接下来的时间我可能没什么空了,你帮我去把那姑娘接回来先带着。”

    连韵和柳依依忙,翠儿自然也是没时间,石闲……杜七暂时看到她就害怕,这么一来,在杜七眼里的闲人自然只有白景天一个,所以才找他帮忙。

    “啊?先生你说什么?带什么丫头?”白景天有些懵了。

    “你不知道我说的是谁?”杜七盯着他的眼睛。

    白景天打了个哈哈,避开杜七的视线。

    怎么会不知。

    先生在春风城遭遇的一切他都一清二楚,她说的定然是那个来自城南的小女孩,知道杜七喜欢,所以因为这几天天冷了,他还让人多照顾了一下那孩子。

    “知道是谁就行。”杜七点头,露出少见的局促,小声道:“多少钱到时候我给你就是了,只是……我最近点心买的多,可能要……过段时间给你。”

    说着,她觉得那丫头应该也不是太贵。

    白景天不知道杜七要做什么,为难的道:“先生,买她回来倒是没什么,只是十姑娘知道这事儿吗?”

    “十娘?我没来及与她说。”杜七摇摇头,接着道:“接回来,你先使唤着就是了,等我有钱再买回来。”

    谁买回来的就是谁的丫鬟,杜七对这规矩还是了解的。

    “使唤……”白景天叹息。

    他可不习惯使唤人。

    可这又是先生让他帮着做的事……白景天犹豫许久后说道:“先生,我是半妖,万一吓着她怎么办。”

    他觉得杜七很喜欢那姑娘,所以在为她考虑。

    杜七想了想那个红衣姑娘的性子,说道:“我觉得不会……算了,我去找你姐说说。”

    “千万别,我去就是了。”白景天咬牙。

    提起秦淮他就气的牙痒痒。

    那女人居然一身男装上门取笑他当日的无能,白景天为此可是憋屈的一夜没有睡着,要是让秦淮知道了杜七找他做事他还推三阻四,定然又要被骂没出息。

    白景天摸了摸腰间的木牌,说道:“我去买她回来,让她先打理着书阁……先生你早日来接她。”

    “嗯。”杜七想着连韵那儿的新点心,认真的点头。

    那小姑娘算是她的故人,又是明灯的姐姐,买一定是要买的,至于说买回来干什么……她一时间也没想好。

    白景天平日里一个人闲着,有一个伴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