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 一顾芳华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长信受伤
    勤国公扯开药包,迅速将里面的药丸塞进燕长信口中。眼看着燕长信还能吞下药丸,勤国公微松一口气。

    他身边的侍卫,已经将止血散准备好,钟桃娇忙后知后觉抱紧燕长信。

    钟桃娇双手从后面扣住燕长信,然后凑近他,在他耳边轻声道:“长信,闭上眼睛,别怕。”

    燕长信迷迷糊糊中,只感觉钟桃娇的双唇在耳边擦过,呼吸的气息吹进耳朵,浑身都酥软起来。

    勤国公看准机会,手悄悄握上长箭,用力一拔,血箭喷涌而出,射了有半尺高。紧接着止血散像是不要钱的撒上去,先是被血冲开,然后血越流越少,慢慢才止住。

    燕长信早在长箭拔出的瞬间,就已经晕厥过去,还好已经服过灵药,保住心脉,很快又幽幽醒来。

    抬眼,就看见钟桃娇被泪水冲刷过,微红的眼睛,关切的看着自己。

    “长信,不要说话,我们马上送你回去。”

    燕长信眨眨眼睛,示意自己听到了,钟家侍卫已经就近卸了两扇门板,垫上被褥充当担架候在旁边。

    勤国公将燕长信小心抱起来,沉声道:“好孩子,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

    燕长信也觉得实在是倦怠,努力转动眼珠瞄了娇娇一眼后,这才放心闭上眼睛。心中一个念头闪过:还好,伤的是自己。

    等顾芳华她们赶过来,只碰上顾世清他们,一问才知道,燕长信受了重伤。

    顾芳华当下就要追去钟家,还是燕容凌拦住她:“明珠,你又不是御医,去也无用,还给他们平添麻烦。我们还是先回宫,将幕后之人抓出来比较要紧。”

    看顾芳华还有点犹豫,叶十三也劝道:“公主现在在外面有点乱,你还是先回宫比较安全。”

    萧遥已经问清楚了前因后果,心中几多猜测,也觉得顾芳华回宫才最安全。

    “明珠你还是先回宫去,我会在外面守着长信,他一旦有任何消息,我马上让人进宫通知你。”

    顾芳华心中权衡再三,也知道自己在宫外只会添麻烦。

    “那好,那我和容凌哥哥先回去,这里就交给你和大哥、二哥他们了。”

    顾世清也点头道:“明珠你放心回去,我让世年送你大嫂和玉瑶回去。我会留下来,协助处理这里的事务,看有没有线索。”

    顾芳华这才在燕容凌,还有暗卫和御林军的守护下,安全回到宫中。

    对面二楼放暗箭的人,已经全部被拿下,可惜都已经服毒自尽。而勤国公夫人亲自出手,也只抓住了善后之人,并没有抓到放箭之人。

    那负责善后之人也是硬气,被钟子斌一怒之下,卸了手腕和脚脖子,都能忍住一声不吭。

    “说,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只闭上眼睛,痛得浑身轻颤也不开口。

    萧遥和叶十三对视一眼,萧遥上前问道:“你是苗疆人,为什么要插手大理和大周的事?”

    那人还是紧闭双眼,充耳不闻,可他眼珠的转动,却说明了他内心活动。

    叶十三在心中暗暗思衬,突然道:“不好!木萱萱和花夭夭她们联手了,就是为了行刺公主和娇娇。如今,怕是要跑!”

    “哪里跑!”

    勤国公夫人怒目圆睁,带领一队人,直接往东城门扑去。钟子斌自然不会让母亲落单,草草嘱咐两句,也上马追去。

    萧遥也在心中迅速权衡,吩咐赶过来的京衙门:“快!马上包围鸿胪寺,一个人也不许放出来!”

    “萧侯爷,可我们没有接到命令?实在不敢做出包围鸿胪寺之事。”

    京衙门守备也很无奈,还是萧遥道:“你放心去做,出了事情由我承担后果,你们只是听命行事,还有这么多人为证。”

    顾世清也道:“你们尽管行事,本世子同萧侯爷都会担保你无事。”

    话已至此,京衙门守备这才带着京衙役们,跟着顾世清快速去包围鸿胪寺。

    叶十三皱眉道:“她们既然计划周详,怕是钟夫人和钟子斌不好追上。再说四道城门,还不知道她们走哪里?”

    “无妨,以我对花夭夭的了解,她不会离开京城。如若木萱萱会走,钟夫人和子斌也能将她追回来。”

    萧遥也理清楚了前因后果。

    看来,是花夭夭和木萱萱联手,两方都利用这场擂台赛的民众,作为刺杀的掩护。花夭夭的目标是明珠,木萱萱的目标是老勤国公,或者钟桃娇、钟子斌。

    只是,她们并没有成功,反而伤到了燕长信。

    果然,当顾世清带人包围鸿胪寺。这才发现原来不知多久之前,苗疆的大长老和其他人,都已经悄悄撤离,花夭夭不知所踪。

    苗疆使臣团留在门口,迷惑暗中监视人员的侍卫,在看见顾世清他们来的时候,个个服毒自尽。

    而大理使臣团,其他的人还在,就是木萱萱和苍狼,以及她的贴身暗卫们消失了。大理使臣团的人,吓得个个瑟瑟发抖,的确是不知情的样子。

    顾世清眉头紧皱,也只能如此了。

    临出鸿胪寺时,顾世清看了眼,头戴面纱娉婷袅娜站在院中的金美贞,总觉得她将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顾芳华一回宫,就赶紧将擂台赛后发生的事,禀告外祖母。

    钟太后听完之后,只微微蹙眉,吩咐道:“来人,去告诉皇帝,让周太医马上去钟府。绣春,去小库房取些好药,你亲自走一趟。”

    方嬷嬷知道,钟太后是担忧燕长信。再说,等涿王府得到消息,怕又是一场风波。

    等方嬷嬷走后,钟太后又仔细打量了一下顾芳华。声音里听不出喜怒:“明珠,冲你来的是花夭夭?”

    “应该是,除了她我也没有其他敌人。”

    顾芳华忧心燕长信的伤势,反而对要刺杀自己的人,并不在意。

    钟太后又问道:“萧遥呢?”

    “他还在现场,叶十三也在,他们可能还在查,有多少余党。”

    顾芳华对萧遥的安危,并不担心,这些人的半吊子功夫,还伤不了萧遥。再说现在街上全是京衙门的人,料花夭夭也只敢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