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兴师问罪
    到现在为止,朱桂先都想不明白,姚美华到底是怎么把她和程恩妮间的母女关系搞成这个样子的。

    问姚美华是问不出来,姚美华总不可能告诉他,她不希望程恩妮影响她找第二春,怕之前的对象看到程恩妮不高兴,自己让程恩妮当没有她这个妈的吧。

    “人都走了,咱们回去吧。”姚美华哪管什么一日之寒,她只知道她怀孕了,现在外面天很冷,她想回家。

    说起来,姚美华也十分想不明白,别人当继父的,都是对妻子的前子女避之不及,怎么朱桂先就上赶着对程恩妮好。

    程恩妮是学习好点,考上了大学,出乎了姚美华的意料,现在非常有出息,但那是程恩妮自己的事,跟他们能有什么关系。

    难道还能指望程恩妮以后给她们养老不成?

    “去小程家里坐坐吧,给恩妮准备的东西,托小胡转交一下。”看着姚美华捧着肚子,朱桂先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姚美华看了眼朱桂先手里拎着的礼品袋,那里头可有娘家该准备的三金,就那死丫头现在这六亲不认的样子,真是便宜她了。

    朱桂先跟姚美华到了胡水英家里,姚美华原以为胡水英会高高兴兴地替程恩妮收下,谁知道胡水英居然拒绝了。

    “恩妮交待我的,我实在不好自作主张替她拿主意。”胡水英十分抱歉地对朱桂先说。

    程恩妮带对象回来,准备结婚的消息,其实是胡水英故意说出去的,程恩妮这里劝不动,她也是希望姚美华能主动一点。

    但昨天就说出去的事,今天程恩妮都要走了,姚美华才姗姗来迟,看来子还是很不情愿的样子,也难怪程恩妮心寒了。

    朱桂先叹了口气,也没有强硬地非让胡水英转交,他是今天中午才知道消息了,赶出去找朋友买了金器再过来,程恩妮和谢茂衍已经上车了。

    看出姚美华强忍着烦躁坐在那里,朱桂先想了想,对胡水英道,“恩妮结婚的事,可能还需要你和建波多帮忙,做为继父,到时候我拿两千块给恩妮压箱底。”

    金器也到时候再交给程恩妮吧。

    朱桂先以前是觉得程恩妮乖巧聪明,他生的全是儿子,想要个女儿,哪怕是继女都好,何况程恩妮还有出息,有个考上大学的继女,朱桂先脸上其实是有光的。

    但现在,朱桂先做这么多,其实是为了姚美华。

    他跟姚美华是二婚,他又比姚美华大那么多岁,以后不出意外,他肯定是要走在姚美华前头的。

    现在他和姚美华是有了孩子,看在这孩子的份上,以后孩子的几个哥哥不会太为难姚美华,但要他们多照顾姚美华,也是不可能的。

    姚美华这个人性格不好,自己都难照顾好自己,以后带着个孩子可怎么办,要是程恩妮能稍稍照拂姚美华和孩子一二,他也就能放心了。

    “你干嘛啊,两千块钱攒着给我们儿子难道不好?居然商都不跟我商量,给程恩妮不是丢到水里去了,我早跟你说过,她姓程,跟我不是一条心!”在胡水英家里时,姚美华虽然没有表达反对意见。

    但一出门,她就憋不住了,板着个脸,看都不想看朱桂先一眼,使起了小性子。

    朱桂先无奈极了,追在姚美华身边扶住她,“你还大着肚子呢,别生气,生气对孩子不好,慢点走,路滑动。”

    “以后不许自作主张做决定了。”

    “就今天,我平时有什么不都跟你商量了,再说恩妮也不是外人,是你女儿。”

    “我早就当没这个女儿了,她也当没我这个妈。”

    ……

    车里,家乡的景色一点点远去,程恩妮看着窗外,想起姚美华小心翼翼捧着肚子的样子,在不知道她是女儿前,姚美华是否也曾像现在这样,期待过她呢?

    这个问题,程恩妮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也没人会给她答案。

    “出来几天,也不知道家里几只有没有翻天。”谢茂衍温暖的大手包裹住程恩妮的手,一下子就把程恩妮从致郁的情绪中拉了出来。

    想到家里三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家伙,程恩妮笑起来,“三宝肯定不会,大黄和小黑就说不定了。”

    虽然是三只里最凶,也是最懂事的,但因为到家最晚,黑背多了个可爱的名字,叫三宝。

    谢茂衍看到程恩妮笑,担忧的心放了下来,“小黑是要好好教训了,每天天不亮就扒门。

    家里都给他们留出了进出的口子,想出门自己去就好了,小黑不行,每天非得把谢茂衍挠醒,带它们出去遛两圈才行。

    以前谢茂衍一个人睡的时候,怕他闹太狠吵到程恩妮,基本是一有动静就醒来了。

    但现在他恨不得压着程恩妮一直不起床才好,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小黑,是以小黑挠门越发地凶了,门上全是他的爪印。

    程恩妮白了谢茂衍一眼,小黑才是不要教训,是谢茂衍变懒了。

    两人聊着家里的事,程恩妮很快就把姚美华给抛到了脑后,到上飞机,程恩妮已经脑海里已经基本没有姚美华这个人了。

    程恩妮回来的消息,程奶奶知道得比较晚,等她知道的时候,元宵都已经过了,江省那边程恩妮和谢茂衍结婚证都领了快十天了。

    结婚证领了,婚礼定在了暑假,就简单地办一场小型婚礼,只请一些亲近的亲朋好友。

    “婚礼还有四个多月,现在就试婚纱,万一到时候我胖了呢?”程恩妮都服了谢茂衍了,她每天忙得要死,他就那么闲吗?居然还有功夫给她挑婚纱。

    要不是她反对,谢茂衍都能干出把她拉出国外买婚纱礼服的事儿来。

    谢茂衍一脸认真,“到时候不管是改还是新做都来得及。”

    他的西装礼服已经订好了,挂在衣橱里,每天起床看一眼,心情能好上一整天,现在谢茂衍期待的是程恩妮选好礼服后,和他的西装挂在一起。

    想到那个画面,谢茂衍觉得他到时候看一眼,心情能好上好几天。

    “……”程恩妮。

    程恩妮不懂谢茂衍的点,拗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让量尺寸量尺寸,礼服做好空运过来,就老老实实地试,改回来,继续再试。

    等到最终定好后,新学期已经过去一半了。

    自打开学以来,程恩妮手上就多了个很低调的婚戒,婚戒是程恩妮去挑去买的,谢茂衍送的戒指根本就不适合日常佩戴,都好好地收在了保险柜里。

    为了谢茂衍送的那两枚戒指,程恩妮特意买了个保险柜回家,不过现在保险柜里除了戒指,还有三叔奶和陈虹给了金器。

    “你结婚我要当伴娘,你看我头发都留这么长了。”陈建设从知道程恩妮已经结婚,暑假要办婚礼起,就开始留起了长发,为的就是到时候能穿上伴娘裙。

    程恩妮无奈,怎么一个个的,都比她这个准新娘要激动和期待,“你和娇娇,已经定下了,你过两天把尺寸给我,阿衍说要定礼服。”

    过年回去没见到张娇娇,她去市里的外婆家了,正好跟程恩妮错过了,知道程恩妮年初二回去的事,张娇娇还生了场气,怪程恩妮没早告诉她。

    不然她就可以晚一点再去外婆家了,程恩妮现在是一年难得见到一次,但外婆家却是随时可以去的。

    “真是羡慕你,还没毕业,就找到了合适的人,知道自己想要做的什么,并一直为之努力。”陈建设真的是打心眼里羡慕程恩妮。

    当然,她也很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能跟程恩妮成为朋友,在程恩妮身边,她真的学到了许多。

    这时候的学习氛围确实浓郁,陈建设学习一直也不错,但对未来却是完全茫然的,但认识了程恩妮后,她起码对自己的未来有了大致的方向,也已经提前进入社会学习和工作。

    等到毕业以后,她现在的努力,会让她领先一直呆在象牙塔里的同学一大步。

    至于程恩妮,陈建设就不跟她比了,人比人气死人。

    程恩妮没法告诉陈建设,她比她们都多了一辈子的经验,要是她都停滞不前,那就实在是枉费了老天让她重来一生的美意。

    成为已婚妇女后,程恩妮的生活没有太大的改变,依然是学习和工作占大头,生活排在这两样之后。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天天夜里缠着她不放的谢茂衍了,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精力,她都想把谢茂衍赶回小房间去睡就好。

    服装厂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好,程恩妮服装公司的团队已经渐渐组建成型,现在开始布局,只等程恩妮毕业,并全情投入到其中去。

    唯一让人不安的,就是突然消失的谢令君,不过谢茂衍让程恩妮不要担心,他会处理好谢令君的事。

    谢茂衍都这样说了,程恩妮便信他。

    日子不慌不忙地过去,五月初天气渐渐转暖,程恩妮难得有闲的时候,这天周末下午没有学习任务,也没有工作安排,程恩妮干脆哪也不去,留在家里修整菜地。

    家里的菜地她和谢茂衍没有时间打理,一直是隔壁爷爷奶奶帮忙的,种新菜,吃不完帮忙收了,能做菜干的做菜干,做坛子菜的做坛子菜。

    奶奶一辈子的手艺,向来对自己一身厨艺自负的程恩妮都不敢说一定比奶奶做得好。

    “有人在家吗?”程恩妮正忙着,院子外突然传来叫门的声音。

    听着像是自家门口传来的。

    程恩妮放下水瓢出去一看,站在院门口的,赫然是谢老爷子和他的年轻夫人,还有谢家大舅谢茂和。

    现在不应该称谢家大舅了,而是大伯哥。

    说实话,先前跟着谢敏君叫人,现在身份转变,程恩妮还真不知道一时要怎么开口,叫爸叫哥?感觉都挺奇怪的。

    “不请我们进去坐坐?”老爷子凝着眉头打量着程恩妮。

    说实话,对程恩妮这个儿媳妇,老爷子其实是不太满意的,但谢茂衍自己喜欢,他如今也做不得谢茂衍的主,只能由着谢茂衍去。

    “您请进。”程恩妮回过神来,忙把人让进来,顺便把一直叫个不停的大黄和小黑带去墙边他们自己的小屋里关着。

    至于三宝,他乖,他也不叫,就一直警惕地跟在程恩妮后,盯着陌生的来客,程恩妮留了心眼,没关三宝。

    就当她是小人之心吧。

    反正从她了解到的而言,这两位,是谢令君的爷爷和父亲,却只是谢茂衍名义上的父亲和大哥。

    人有亲疏远近,她留个心眼也是正常的。

    “家里简陋,随便坐。”程恩妮将他们客气地让进厅堂,自己才转身去厨房泡茶。

    厨房窗户对着院子,也能看见厅堂,程恩妮一进厨房,就看到那个后婆婆在她和谢茂衍的房间门口左张右望。

    程恩妮脸色一下子就落下去了,泡好茶过去,程恩妮没有先给坐着的三位倒茶,放好茶盘后,第一件事是去把卧室的房间门拉上。

    “……”后婆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当即委屈地看向谢老爷子。

    谢老爷子脸也沉了沉,觉得程恩妮是不给他面子,但到底是妻子本身的行为不当,他也实在是不好多说什么。

    “小程哪,茂衍不在家吗?”谢大哥没管这些眉眼官司,直接开口就问了。

    程恩妮上前给他们倒上茶,“茂衍在公司,六点半能到家。”

    听到谢茂衍能回来,谢大哥放下心来,老神在在地喝起茶来,也不开口问程恩妮跟谢茂衍结婚的事。

    “我听敏君说,你跟茂衍领了证了?”谢老爷子压根就往茶那边伸手,双手搭在拐杖上,浑浊的眼睛看向程恩妮。

    同三年前相比,老爷子老态了许多,不止是面貌的还有精神上。

    程恩妮微笑点头,“是的,我们已经是法律承认的夫妻关系了。”

    话说话,老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倒是谢老太太脸上表情有些愤慨,程恩妮忍不住想起当时谢敏君跟她说的,这位谢老太太可能对谢茂衍有意思的事情来。

    这该不会是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