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种田撩汉100式(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 > 第558章. 铲地【一更】(求订阅)
    林崇音显然是被气极了,所以才会这么口不择言。

    “住嘴!”林父也不愿意见到妻子跟儿子之间的关系,因为一点小事而破裂。更何况那些话说多了也很伤感情,所以他顿时眉头一皱,将手压在桌上,沉声地说,“都已经是多大的人了,跟你母亲说话还这么没有礼貌,像什么样子?”

    “事情是我做的决定,为的是林家的未来。接受林家庇荫跟供养这么久,让你委屈一点又错了?还是你想要尝尝看赤?裸?裸地自己去竞争资源的感觉?”

    “当年吃过的苦头还不够,现在还想要跟我们强吗?”

    林崇音被林父罕见的指责劈头盖脸地骂个懵,可他也不得不承认,林父说话,本身并非没有他的道理。

    自己现在虽然确实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可相比起庞然的家族,当然什么也算不上。即便有点知名度,但比起在业内盘桓已久的父亲,无论人脉还是资本,的确是使不上什么力气。

    “我知道你为宜南的处境抱不平,不过及早让她认清现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林父很清楚自己作为林家家主应该要做的事情,于是他并未有半点怜惜。

    “现在就让她跟怡南多培养一些默契也好,将来的事情多的是变数,有了一定的熟悉之后,才好让她们能够进行双向的伪装。”

    林母闻言心中一跳……为何她总觉得丈夫这么说,是意有所指?

    林崇音对林父这个决定显得相当震惊,他忍不住瞪大眼睛,只觉得父亲变得相当陌生,

    “您这个意思是,必要的时候,要让宜南的人生被完全抹煞、或是取代?”

    “好刀要用在对的位置。”林父摇头,金链子在脸颊旁边甩过,彷佛一道凌厉的刀刃,既薄情又带着狠毒,“林宜南这个小姑娘确实有些能力,从她在林家目前的情况,也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擅长经营的人。”

    “但是如果要在我林家生存下去,或者是跟我林家结盟,势必不可能让她这么高调嚣张,也要让她学会怎么样叫做吃苦,还有如何乖乖地听从指挥调度。”

    而直接给她套上一个狗牌,或者说是威胁,对小姑娘而言肯定是最有效率的执行方法。

    “你也是。”林父蓦地把头转到儿子身上,眼神相当锐利,彷佛能够洞悉一切,“现在你有这个能力,可以让家族重用你,希望这个优势,可以长期此往地继续保持下去。”

    林崇音忽然发现,往常温柔和蔼的父亲已经不见了。

    虽然父亲之前也颇为审时度势,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的功利、以及激?进。

    “我知道了。”可经过刚刚那样的变化,以及交锋之后。林崇音知道有再多的疑问都绝对不能够现在就傻呼呼的提出来,否则那就是送命题,“那我先回去准备吧。”

    最起码,林宜南这么单纯,自己一定要想尽办法保护好对方。

    ......

    家里做出新的决策,作为几个台面上尚且不能自力更生的人,楼宁是最快感觉到事情的变化的那一个。

    “请问,我之前在花园种的东西,是不是被转移位置了呢?”林崇音的喜爱是个相当好用的牌,本来林父林母都不愿意让自己种地的,可是有林崇音去提之后,很快的花园最起码最边角的位置全都给楼宁种上西红柿。

    因此不管她去哪里练琴,只要打开窗户,总是会有一片角落的西红柿可以得到照顾。

    然而今天自己四下查看了许久,那些平常有西红柿的地方已经全数被挖空。新加入的园丁正在奋力地洒土配肥料,无数准备移植而入的花苗在旁边,俨然自己的西红柿是不可能继续在原地扎根了。

    那移去哪里了?居然连自己的精神力也没有办法注意到。

    “小姐,怡南小姐说了,您的西红柿会让她哮喘,所以让我们全部铲除。”茂叔依旧是那副管家模样的禁?欲打扮,表情看上去倒是温和中透着一丝欣喜,显然是得到什么好消息一般,“目前就先只留下温室那边,夫人特意空出一片给您种植,要不您这么想被满足,就只能尽可能在房间弄了?”

    楼宁并不天真,她清楚知道整座林宅的人,都绝对不可能跟自己一条心。因此想要得知什么最新消息,就得自己想办法打听。

    幸亏还有光脑在手,所有监控都能够侵?入,否则最近也不会那么顺利。

    但是茂叔的表现如此反常,她再傻也知道这段时间内,肯定有什么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发生了。

    “请问,这是为什么?”楼宁很清楚,以林怡南房间的位置,就算真的对西红柿过敏,那早八百年前就该做区隔、或是不让自己种植的。

    加上林崇音跟林父两人对自己的印象应该不差,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应该也都不会让自己这么惨,直接铲掉了所有的植物吧?

    更何况,那一批西红柿已经几乎要成熟了──要是现在就给全部弄死,楼宁还不知道要有多心疼。

    “现在您虽然是我们林家的小姐,不过却是直属于怡南小姐,需要贴身陪护她。”茂叔微微地欠身,看上去无比诚恳,“然后,刚刚老爷已经下达指令。一个半月的时间,需要让您可以百分之百模仿怡南小姐,并且去参加彼得奥尔曼的钢琴大赛。”

    听到茂叔这么说,楼宁眼底闪过一抹银光。

    看来,是因为自己已经提前改变了剧情的发展。所以主脑不得不通过非常手段,让事情可以顺利地按照自己所想地去执行。

    可是她前面都已经做这么多‘挣扎’。

    现在当然不可能傻呼呼的什么都没问就妥协,而是据理力争地跟茂叔吵起来,

    “一个半月?开什么玩笑?!我光是练习自己比赛的曲子都已经要来不及了,现在忽然要多练一个人的......即使平常有听怡南练习,但也不代表我就一定可以弹出她的水平啊!”

    “这不是还有我们少爷吗?”谁晓得,茂叔本来不怎么情愿的表情,偏偏会在楼宁看上去抓狂的时候,绽放出相当灿烂的笑容,“少爷已经按照老爷的要求,给您重新制定了练习进度。”

    “所以花园的事情,您如果之后有什么问题的话,大可以吩咐在下,茂叔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小姐的花圃的。”

    老管家态度依旧恭敬,但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散发着尖锐的敌意。

    彷佛在说──

    安心的、乖乖的做一道影子。

    要是没有办法照着做……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