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修真小说 > 仙界黑客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誓不两立
    纪寒正准备答应,忽然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劲。

    他认识罗茵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说未必知道她所有的底牌,但是至少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罗茵茵的底牌就算比他强那么一星半点,也强不到哪里去!

    换句话说,她根本不可能拖的住已经发狂的韩越!

    那么她这会儿说这种话,显然是打算用她自己的命来为纪寒争取时间!

    看着她若无其事、风轻云淡的表情,纪寒莫名的觉得心中有一股暖意,鼻子也微微有些发酸。只有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他才会有些后悔这些年没有好好修炼,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你有个屁的办法!”纪寒毫不犹豫地拒绝道,“真要是把你丢出去,那岂不是用肉包子去打狗?”

    “你才是肉包子呢!”罗茵茵没好气地道。

    她确实打算为纪寒逃走争取时间,一是因为纪寒是无极魔宗的新任宗主,她是无极魔宗的弟子,本就该为了宗门和宗主这么做;二则是因为魔尊温玉修,在她心中,魔尊温玉修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纪寒曾经帮助了魔尊,又是魔尊选中的人,因此,如果死亡真的已经不可避免,她愿意一命换一命。

    纪寒装作不经意地白了她一眼道:“你难道不知道天塌下来自有个子高的人顶着吗?我的个子明显比你高的多,所以,就算真的要豁出去一条命,也轮不到你!”

    罗茵茵不禁愣了一下,看了纪寒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况且我好歹也是无极魔宗的新宗主啊,哪能让你一个小屁丫头豁出性命救我?那样就算我这次能苟活下来,跟一条被打断了脊梁的死狗又有什么区别?日后还怎么有脸继续在无极魔宗混下去?所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呃……”罗茵茵默默地低下头道,“可是你能有什么办法?”

    她跟着纪寒的时间不算短了,纪寒有多少底牌,她基本上都知道了!包括那件能随意变幻外形的如意万幻兜,其他的攻伐性的手段,主要就是他们乘坐的紫金葫芦、诸天二十八圣图、天魔化血神刀和灭魂镜,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辅助性的法宝,诸如不灭神炉。

    她实在想不到纪寒还有什么办法!

    这时候,紫金葫芦在三座阵法的碾压之下,剧烈地晃动起来,摇摇欲坠。

    “你在葫芦里等我……”纪寒咬了咬牙,取出了当初杀死血灵子之后当初留下的金丹,握在手中,然后披上了如意万幻兜,变成了血灵子的模样,“嗖”的一声窜出了葫芦之外,直接大喝一声:“韩越师侄,快住手!”

    病虎韩越听到声音愣了一下,皱眉看着“血灵子”,他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这个“血灵子”会不会是别人冒充的?

    但是,此人不但外表一模一样,就连身上泄漏出来的金丹气息也确实是血魄宗独有的,这是任何人都没办法假冒的。

    因而他不免有些奇怪地道:“血灵子师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一愣神间,“血灵子”已经来到了韩越的身边:“快收了你的阵法,我的葫芦都快被你毁掉了!”

    “呃?你的葫芦?”病虎韩越又是一愣,他之前就觉得这葫芦有点像血灵子的血煞葫芦,没想到还真的是。

    他正想问“血灵子”,为什么血煞葫芦会变了一个样子。

    “血灵子”忽然把一枚圆坨坨、金灿灿的金丹丢了过去:“帮我收着……”

    病虎韩越下意识的要伸手,却陡然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往一旁闪遁,可是已经晚了,纪寒在把金丹丢过去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真元从金丹内阵纹的缝隙之中灌了进去,金丹抛出去之后,一息之内就会爆炸。

    轰!!

    金丹高手的金丹爆炸可不是闹着玩的,方圆百丈之内,全都会受到波及。

    病虎韩越虽说反应已经够快了,但还是被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给撞飞出去,五脏六腑剧烈震荡,一口接一口的鲜血,不停地往外喷!

    纪寒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在钻进葫芦的那一瞬间,也受到了冲击,滚进葫芦之后,就是“噗”的一口鲜血,喷的罗茵茵满脸都是。

    “你没事吧?”罗茵茵被吓了一跳,脸色煞白,连忙将他扶住,给他喂下各种疗伤灵药,但是纪寒还是身不由己地陷入了昏迷之中。

    与此同时,缠住紫金葫芦的三座阵法不告而破,紫金葫芦“咻”的一声飞窜而去,身后只留下韩越暴怒和狂躁的吼声。

    ……

    葫芦飞过天空的那一瞬间,正好从下方经过的萧牧云突然感觉到手中的玉佩陡然一热,似乎就要燃烧起来,但是很快这种灼热感又消失了。

    萧牧云狐疑地摊开掌心,脸色阴沉地:“刚刚应该是杀死我孙儿的凶手经过此地,所以玉佩才有感应,可惜速度太快,我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失去了对方的踪迹。”

    这时候,远处受伤的韩越发出的狂暴的吼声传了过来。

    萧牧云心中一动:莫非这凶手刚刚是在前面与人争斗厮杀?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问清楚参与厮杀的有哪些人,凶手岂不是立即就要露出马脚?

    于是,萧牧云一挥手,对手下的十几个人道:“你们分散开来,往前面去打探,看看之前在那边厮杀争斗的都有那些人,把他们的名字告诉我!”

    “是!萧长老!”

    很快,那些手下们便纷纷赶回来,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告诉萧牧云:

    “刚开始是有人打开了遗迹的封印,放出了一条巨大的蛇魔……”

    “刚开始参与争斗的是五绝海的一些散修、西荒的几个小宗门、还有血魄宗的病虎韩越!”

    “后来,阴魔宗的不死邪鳄虞春山也加入了!无极仙宗的两个弟子也加入了!”

    “虞春山被蛇魔偷袭,受伤逃遁了!”

    “无极仙宗的两个弟子也被病虎韩越打跑了……”

    萧牧云仔细琢磨了片刻,眼中寒芒爆闪:“病虎韩越还在原地,杀我孙儿的凶手不可能是他,而五绝海的那些散修和西荒的小宗门弟子根本不是我孙儿的对手,剩下的便只有那老阴狗虞春山和无极仙宗的两个弟子!

    不过,无极仙宗毕竟自诩名门正派,应该干不出上门做客却打杀主人的恶事,哼,此事只怕多半是虞春山那个老阴狗所为!

    只有虞春山这种实力强横又性格古怪、肆无忌惮的人,才会干出这种天人共怒的事来!

    虞老狗!我萧牧云跟你誓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