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穿越小说 > 高武大秦 > 136,县上奇物
    “腊祭,需要准备些什么?”

    傍晚,刚吃完晚饭的张仲,一边用麻布擦拭着长剑,一边向着正在给他自己手臂上药的葵,进行询问。

    “应当只需要武器吧!”但这个土生土长的广都秦人,却对于这些并不太了解,只自行猜测到。“我没参加过,但毕竟是狩猎,弓箭是一定要的。”

    “至于其他的。”

    “明日清晨,我再去市场上买一条上好犬奴,以亭长的勇力,携犬上山。”

    “必能猎猛兽于林中,显三军以壮勇之名。”

    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甚好。”

    张仲点了点头,将长剑还鞘,拿出弓箭开始检查弓弦。“与我讲一讲腊祭如何?”

    “唯。”葵挠了挠头,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才从头讲起。“亭长当知,律令有言,春二月起,不准捉鸟捕兽,直到七月才再次开放。”

    这条律令,张仲自然是有所耳闻的,它来自于田律。

    其中不止这一条,上面还说,自二月起,不准砍伐山林,用以建屋;不准修筑堤坝,阻挡水源;不准捕捞鱼虾,毒杀水生物;直到七月之后,开放山林水泊,才可以进行伐木狩猎。

    这正是秦国时期的生态环境保护法,还比较原始,但却是中国最早,将保护生态环境纳入律令条文的。

    “因此,一年中的狩猎时间并不多,而冬天,则又是其中最好的时节。”

    “更能以此,来祭祀先祖和神灵。”

    “这便是腊祭。”

    原来如此。

    念头一动,张仲瞬间想到,这恐怕就是后世腊八节的前身。

    不过为啥后世少了捕猎这个节目?“你之前也是上造,还是杀甲士所得,勇力也算过人,为何不参加?”

    “亭长说笑了。”葵略有点尴尬,他挠了挠头,小声说道。“非十人敌不可。”

    “我虽然也算强健,但还没到十人敌的勇力,自然也参加不了县祭。”

    “只能自己去小山上捕猎,获取一些野兽,祭祀家中先祖,和蜀地神灵罢了。”

    县祭?

    又听到一个新名词的张仲,不由追问到。“县祭与普通腊祭有何区别?”

    “区别大了。”

    “县上的祭,所去的乃是牙门山,所获取的野兽,也不是寻常野兔、山狼之属。”

    “而是野牛,野猪这类的大型兽类,或者,花豹老虎这类的猛兽。”

    说到这里,葵突然想起了张仲之前杀死的,在县上疯传的异兽花豹,不由得眼睛一亮。

    “如亭长之前所杀的异兽花豹,若是此时获得,便是猎物中的上等,说不得能占个头筹。”

    “异兽花豹很难猎取?”

    “何止是难。”

    “且不说十人敌非持弩,很难击杀它们。”

    “就说这些凶猛异兽,其山间奔跑纵越之能,便是以百人敌的勇武,也追之不及。”

    “遑论十人之敌。”

    也对,普通人当中的翘楚,尚且跑不过普通豹子的半速。

    变异了的人,追不上变异了的豹子,倒也是合情合理。

    “每年有异兽被猎取吗?”

    “有,多数是蛮牛,鬃猪都少,花豹之类的强猛异兽便更少了。”

    “最厉害的,当数王六年,有人自牙门山中,生擒了一只百人敌的花熊。”

    葵口中赞叹有声。“我当时正在军中服役,于人群中亲眼得见。”

    “那黑白相间的身板,壮得跟蛮象似的。”

    花熊,熊猫?

    你确定是生擒,不是诱拐?

    毕竟这萌货,最大的特征就是,有奶就是饲养员。

    孩子可以不要,竹子必须管够。

    将长弓收起,张仲随即脱下自己身上的青铜甲胄。

    在仔细检查了一遍上面重新缝上的线之后,他将其挂在了曹舍的甲胄架上。

    “与我讲一讲往年的腊祭吧!”

    “我没参加过,所知道的,其实也不算太多。”

    “只知道,每年县上,都会征招十人敌以上的勇士,前往牙门山,进行狩猎,捕杀猛兽,做为牺牲。”

    “并获取其内的珍惜物资。”

    “军中只收取祭祀所用的野兽,至于这些得自山中得来的珍惜物件,则会出钱购买,或者由士卒,自行换取其他士卒以前出售的所得。”

    “若不与军中,可以留为己用,但不可以自行出售。”

    “哦?”

    这样的规则,张仲心下觉得十分熟悉。

    是了,这不就是玄幻世界,最常见的宗门试炼吗?

    不过,这倒是很有意思了,张仲瞬间来了兴趣,追问到。“都有些什么?”

    “这.....”葵整个懵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无语的说道。“数不胜数。”

    “常见一些的,有儿臂蚕丝,铜梨木,花熊白竹,蛮牛筋。”葵顿了顿,接着加了一句。“这些,都是制弓的上好材料。”

    儿臂蚕丝,原来这东西的来源,便是来自于腊祭狩猎吗?

    不对,不是说不可以出售吗?

    “我家中得了一卷儿臂蚕丝,买的。”

    葵并不意外,并给了张仲一个解释。“黔首自行狩猎所得,不在其内。”

    原来如此。

    “难得一些的,还有百年以上的药材,和一些更稀有的材料,比如银线蚕丝,铁梨木,花熊金竹这些。”

    花熊金竹,金色的竹子吗?

    一听就很高端的样子。

    “亭长。”不等张仲再次询问,葵的弟弟,张仲的另一名求盗盐,就推开了房门。

    “有个小女子在外,说要找你。”

    小女子,找我?

    带着强烈的疑惑,张仲跟着盐走出曹舍的区域,直到贼曹大门。

    入目所及,是一个头戴狗皮帽子,身穿短衣,并以长裤的窈窕身影。

    她右手环抱着一个方形的包裹。

    那包裹极长,足有六尺左右,差不太多,就能比得上她整个人的身高了。

    这身材,这高度,莫非?

    不等张仲出声,那窈窕的身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

    四目相对之下,她明媚的脸上,于瞬间泛起了甜甜的笑,只眉眼一弯之间。

    朱唇轻启,雪白的牙齿露出了浅浅一点。

    张仲身体一颤,差点被一声娇气的喊酥了骨头。

    那声音说:“表公,你可让我一通好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