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玄幻小说 > 召唤万界之神话帝皇 > 第98章 天塌了
    南宫清停下脚步,站在长生殿外。

    南宫清心里清楚,在皇宫之中,挟持皇帝这种行为,非常愚蠢!

    但此刻,她没有选择。

    天下会与大唐帝国之间,必然存在某种联系。

    否则,南宫清明明落在雄霸手中,醒来后,为何出现在大唐长安?并且要被带去见皇帝?

    在南宫清看来,只有一种可能...

    雄霸主动将南宫清送到大唐皇帝手中。

    既然如此,雄霸与大唐皇帝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天下会突然在江湖中崛起,广收门徒,是否受到大唐皇帝指使?

    南宫清不寒而栗。

    这中间涉及到的层次太高。

    远远不是她所能想象的。

    南宫清唯一知道的事,大唐皇帝,应该不希望有人知道,天下会与大唐帝国存在牵扯。

    否则,天下会崛起至今,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朝廷的背景?

    既然如此,南宫清知道了这件事,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灭口。

    南宫清非常清楚自身的处境!

    此时此刻,她想要活下去,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转身就跑。

    南宫清看了眼旁边的曹正淳。

    从一位神魔手上逃走...

    南宫清很有自知之明,绝对不可能。

    二是进入长生殿中,以藏在体内的【剑典】之力出其不意,挟持皇帝...

    慈航静斋之人,天生就有一种傲气。

    在慈航静斋弟子眼里,慈航静斋代天选帝,连大唐太宗皇帝,都是慈航静斋选出来的。

    因此,慈航静斋之人,根本不畏惧大唐皇权。

    南宫清作为慈航静斋当代传人,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挟持皇帝对于南宫清来说,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最起码比从一位神魔手上逃走要好的多。

    “随杂家进去吧。”

    曹正淳回头望了眼南宫清,皮笑肉不笑道。

    曹正淳说完,直接走入长生殿。

    南宫清微微低头,跟在曹正淳身后。

    很快。

    近侍太监进去通报之后。

    南宫清来到了长生殿内。

    南宫清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龙椅宝座之上,身穿龙袍的大唐皇帝。

    “陛下,人我已经带到了。”

    曹正淳朝着大唐皇帝躬身,神色中散发着深入骨子里的谦卑。

    南宫清见到这一幕,内心匪夷所思到极致。

    如果不是曹正淳给她的感觉真实不虚。

    南宫清根本不相信,堂堂一位神魔,竟然露出如此神色?

    神魔强者,哪个不是睥睨天下,气盖山河?

    什么时候这般卑微?

    就在南宫清心念疾转之时,李祀目光一转,望向了南宫清,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祀话音刚落,南宫清猛地反应过来。

    “南宫清。”

    南宫清声音有些沙哑。

    李祀微微靠在龙椅宝座之上,随口问了句:“你为何闯入天下会?”

    南宫清闻言,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师父推演天下大势,发现天下会异常,命我下山前去调查...”

    南宫清说的基本都是实话。

    除了一个大唐国运死灰复燃之外,其他的南宫清没有一丝隐瞒。

    因为,南宫清知道,想要与大唐皇帝独处,必须先取得大唐皇帝的信任。

    “推演天下大势?”

    李祀冷笑一声。

    若是慈航静斋真的能推演一切,也不会让南宫清去调查天下会。

    天下会之主雄霸,乃神魔二重天的强者,慈航静斋让南宫清这种连神魔境都没达到的弟子,去调查天下会,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李祀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在慈航静斋,是什么身份?”

    根据雄霸所说,南宫清身上,带着一块可挡神魔一击的玉佩...

    这种能在神魔手下保命之物,即便是慈航静斋,也没几个。

    南宫清能佩戴一块,身份显然不一般。

    这也是李祀见南宫清一面的原因。

    如果南宫清只是普通子弟,以李祀的身份,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见她?

    李祀这话一出,南宫清神色一凝。

    “我是慈航静斋当代传人。”

    南宫清话语中,浮现一丝傲气。

    历代慈航静斋传人,无一不是天纵奇才,未来注定执掌慈航静斋!

    南宫清之所以如实说出这些,就是想引起大唐皇帝的兴趣。

    在南宫清看来,慈航静斋当代传人的身份,必然能得到皇帝的重视。

    这样一来,距离南宫清的目的,自然更进一步。

    “慈航静斋当代传人?”

    李祀打量了南宫清一眼。

    两百年前,慈航静斋那代传人下山,在慈航静斋设计的种种巧合之下,与太宗皇帝相遇。

    当时,大唐还未立国,太宗皇帝与那代传人一见倾心...

    “陛下,民女有事要说。”

    南宫清目光一闪,开口说道。

    “有事要说?”

    李祀望着南宫清:“说来听听。”

    南宫清摇头:“陛下,此事关系到我慈航静斋最大的秘密,民女只能与陛下一人说。”

    南宫清说完,不留痕迹的看了曹正淳一眼。

    曹正淳目光一冷。

    李祀来了兴趣:“曹正淳,你先出去吧。”

    “老奴遵旨。”

    曹正淳离开长生殿。

    对于曹正淳来说,哪怕他有再大的不满,可陛下若是开口,曹正淳必然不会多说一句。

    “现在可以说了吧?”

    李祀端坐在龙椅宝座之上,似笑非笑的望着南宫清。

    南宫清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曹正淳这位神魔不在,南宫清便有底气放手一搏。

    “陛下会放过民女吗?”

    南宫清没有回答皇帝的问题,反而问道。

    李祀闻言,微微摇头:“朕会给你一个痛快。”

    李祀话音刚落,南宫清轻叹一声。

    “既然如此,陛下,不要怪民女...”

    南宫清话音刚落,向前踏出一步。

    “剑典!”

    南宫清瞳孔深处,倒映一柄虚幻长剑。

    与此同时。

    南宫清身前,凝聚出一道迷迷蒙蒙的剑气。

    剑气仿佛是从虚无中浮现。

    “斩!!!”

    南宫清望向李祀,轻声说道。

    刹那间。

    迷迷蒙蒙的剑气朝着李祀一斩而下。

    李祀坐在龙椅宝座之上,不躲不闪,似乎被吓傻了一样。

    南宫清见到这一幕,心里一定。

    这道剑气,并非实体,即便斩到皇帝身上,也不会致命。

    南宫清仿佛看到,大唐皇帝在她一剑之下,被她拿下,然后受她挟持的一幕...

    至于是否有其他可能,南宫清根本没有想过。

    在进入长生殿之时,南宫清就发现,大唐皇帝身上,没有丝毫真元波动。

    也就是说,大唐皇帝连武者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种情况下,南宫清想不到大唐皇帝挡住这一剑的可能。

    这一剑,乃南宫清运转四大奇书之一的【剑典】,所凝聚的剑气。

    南宫清相信,即便此刻,曹正淳赶来,也阻止不了。

    然而。

    就在南宫清嘴角扬起,露出微笑之时。

    一位黑袍男子从皇帝身边走出。

    黑袍男子刚出现,斩向李祀的【剑典】剑气便开始颤抖,仿佛遇到了王者一般。

    南宫清神色一变,忍不住望向黑袍男子。

    南宫清这一望,便感觉到,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尽数化为一片黑暗。

    只有一柄通天魔剑,屹立在前方!

    这柄魔剑,在南宫清眼中,越来越大,气息滔天,如威如狱!

    无声无息间。

    南宫清瞳孔深处,那柄虚幻长剑碎了。

    南宫清的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