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执道 > 第15章 十年光景
    ……

    青云山,通天峰后山,幻月古洞前。

    陆凤秋正端坐在幻月古洞前,研究着如何进一步改良青云山的诛仙剑阵。

    这诛仙剑阵,借青云山漫山灵气布下。

    又有天机印加持,解开天机印后,便会释放千年戾气,从而威力大增。

    千年戾气的确伤害力爆表,但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等戾气所化的威力,一个不慎,便要被反噬。

    陆凤秋想要做的便是将这诛仙剑阵给改良,优化,让阵法启动时,这青云山的千万年奇煞灵力不会反噬到自己人。

    陆凤秋曾经布置过不少次阵法,在阳神世界时,他所布置的五灵阵,虽然从来没有开启过,但是威力一点都不弱。

    一个阵法威力强大与否最关键的是阵法的核心。

    诛仙剑阵的媒介是诛仙剑。

    没有了诛仙剑,诛仙剑阵也应该有诛仙之力。

    陆凤秋已经吩咐了下去,让门中弟子去寻找千年灵晶,为改良诛仙剑阵做准备。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打算动一动通天峰的风水。

    于是,便请了工匠们上通天峰,开始了改造通天峰的计划。

    叮叮当当三个月,通天峰的改造工程方才结束。

    这三个月间,陆凤秋还召集各峰首座和诸多长老开了一次大会,主要是给他们讲解他在天书中所得。

    看了四卷天书之后,陆凤秋结合青云门的功法,再加上他自己的某些感悟,创出了一门神通,唤作天地通。

    青云门的太极玄清道讲究以自身感悟天地之道,引天地灵气入体,从而达到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练到较高境界时,能以自身驾驭自然之力,借天地之力,诛灭敌人。

    这和陆凤秋本身修行的道法是契合的。

    这门天地通,分为三个等级,分别对应玉清境,上清境,太清境。

    每一个境界施展出天地通的威力都不尽相同。

    但这门神通妙就妙在以玉清境的境界也能催动,而且威力不小。

    ……

    平日里,陆凤秋便呆在幻月古洞修炼,无事时,便会暗中去看看门中一切弟子的修行情况。

    青云门的日常琐事,陆凤秋会交给道玄的弟子萧逸才处理。

    同时,又让龙首峰的齐昊还有小竹峰的陆雪琪从旁协助,还让各峰各自抽出一名弟子来参与到青云门的日常事务管理当中。

    陆凤秋的意思是锻炼各峰年轻弟子的能力。

    春去秋来,岁月如梭,眨眼之间,便是三年过去。

    这三年间,陆凤秋完成了对诛仙剑阵的改良。

    而这三年间,天音寺那边也一直没有动静。

    看来天音寺是不打算将普智生前所作的恶事大白于天下。

    这一日,陆凤秋招来了张小凡、林惊羽。

    这不是张小凡和林惊羽第一次来幻月古洞所在的山头。

    从三年前开始,他们二人平日里便在祖师祠堂前跟着万剑一修炼。

    万剑一是青云门百年前最杰出的天才。

    陆凤秋将二人交给万剑一培养,也是为了让二人的基础更加扎实。

    这三年来,陆凤秋几乎隔上个三五个月,便会让他们二人到幻月古洞外面来一趟。

    一是为了检验二人的修行成果,二是为了让二人多读书。

    陆凤秋在幻月古洞的石室里摆放了不少书籍,闲暇时就会教二人通读道家经典。

    这三年来,张小凡和林惊羽的进境还是很快的。

    三年前,陆凤秋便将四卷天书默写出来,尽数让张小凡和林惊羽都看了。

    让二人将各自所悟写下来。

    倒不是陆凤秋偏心这二人,只是陆凤秋决定让二人在十年期满之日,亲自前往天音寺讨个说法。

    二人的实力在这十年间必须有极大的提升。

    不过,总是在山上修炼也不行。

    于是,这一日,在检查了二人的进境之后。

    便准备让二人下山一趟,去历练历练,行侠仗义一番,如今的天下可不是太平盛世,处处都有盗贼,有些地方还有妖兽,青云门弟子理当去行走天下,除暴安良。

    林惊羽和张小凡得了密令,便离了青云山,以半年为期,半年之后,二人归来,再度进入通天峰后山苦修。

    如此往复,三年,三年,又三年,转眼之间,九年已经过去。

    按照三年一次下山历练的旧历,又到了张小凡和林惊羽二人下山历练的时候。

    这一日,张小凡独自来到通天峰,向陆凤秋请示。

    陆凤秋坐在幻月古洞前,信手一挥,山前的云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阳鱼。

    张小凡早就见过陆凤秋的厉害,也见怪不怪。

    “弟子张小凡见过祖师。”

    张小凡站在一旁朝着陆凤秋躬身。

    “小凡来了啊。”

    陆凤秋微微一笑。

    张小凡道:“祖师,三年之期又到了,今年是不是让我和惊羽早些下山去。”

    陆凤秋却是摇头道:“今年就不必去了。”

    张小凡“哦”了一声,也没多问。

    不过,张小凡站在那里支支吾吾的也不离去,似乎有话要说。

    陆凤秋虽然背对着他,但也能感觉到张小凡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有什么想问的?”

    陆凤秋开口问道。

    张小凡面上露出一抹不好意思的神色,只见他支支吾吾的开口道:“祖师,这些年,我心中一直都有一个问题,每一次下山历练,我都以为自己会寻到答案,但是今年,既然祖师不让我下山了,那我也只能向祖师求教了......”

    陆凤秋笑道:“问吧。”

    张小凡道:“祖师,这几年我每次下山历练,都会碰到穷凶极恶之人,也会碰到不是那么穷凶极恶的人,还碰到过两次妖怪害人。”

    “有一次,我和惊羽怒骂那妖怪为祸世间,害人不浅。”

    “那妖却说,所谓的世间,便是由你们人族当家作主的吧?天生万物,便是为了你们人族任意索取,只要有任何反抗,便是为祸世间、害人不浅,便是万恶不赦、罪该万死了,对吧?”

    “我听了那妖怪所言,心中感触极大。”

    “那妖怪还说,这世间,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人杀妖,妖便能杀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祖师.....你说对吗?这世间真的是弱肉强食吗?”

    陆凤秋听了张小凡的话,不禁回过头来,看了看张小凡。

    “小凡,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人还是妖?”

    张小凡愣了愣,道:“我当然是人。”

    陆凤秋道:“那不就得了。”

    “你是人,自然要以人的角度出发,天生万物,自然不是为了人族任意索取。”

    “但不论是人族也好,妖族也罢,弱肉强食是没错的,如果这世间是妖族为主宰,人族为鱼肉,妖族也会将人族当做牲口一样去驱使,当做口粮一般去吞食。”

    “所有的公平公正,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的,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与公正,只有相对的公平与公正。”

    “你要时刻牢记你的立场。”

    “你是人族,不是妖,害人的妖孽和恶贯满盈的人一般,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

    “你的怜悯之心,决然不能对这些害人之妖生出。”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你可明白?”

    张小凡听了,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过后,张小凡方才说道:“多谢祖师教诲,弟子先退下了。”

    陆凤秋摆了摆手,张小凡悄然退去。

    幻月古洞前的天空之中,那道云海之中的黑白阴阳鱼更大了。

    ……

    晃晃悠悠,又是一年过去。

    时值腊月天,天空之上,黑压压的一片,都是阴云。

    阴云之中飘落着漫天的雪花,白皑皑的一片,将莽莽荒野都给染成了银白色。

    一条古道从远方延伸而来,又孤单的向远处延伸而去。

    在这条古道上,有个荒野小屋,小屋里透着些许光亮,这是一家搭建在荒野古道上的客店。

    此时,这荒野小屋里还有着几个客人在坐着闲聊。

    简陋的小屋里摆着五张桌子,此刻有三张桌子旁边坐着客人。

    其中一桌客人是一个气度不凡的老人和一个正是青春年少的少女,老人的手边还有个竹竿靠在桌子上,上边有块布条,写着“仙人指路”四字,看来是个江湖相士。

    老人和少女在桌边坐着,喝着茶水,外面的冷风还在呼呼的吹着。

    还有一桌客人在和老板闲聊着。

    那桌客人是南来北往的行脚商,正在发着牢骚。

    “这狗娘养的鬼天气,大雪下个没完,连风也这么大。”

    “要说这两年走货的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这世道是干什么都难的很呐。”

    那店老板问道:“哦?这话是怎么说的?”

    那客人回道:“十年前,魔教四大派攻上了青云山,被青云山的青云老祖一人便灭了个干干净净,魔教四大派几乎全军覆没。“

    “自从那之后,魔教偃旗息鼓,江湖上倒是平静了不少,可是这两年也不知是怎的了,魔教妖人又冒了出来,搞的天下百姓不得安生,如今天下大乱,盗贼横行。”

    “打家劫舍、占山为王的更是多了去了,我们这些在外混饭吃的,整日里提心吊胆的,想过点安生日子都不行啊。”

    坐在一旁的老人和少女听着那行脚商的话,少女朝着老人说道:“爷爷,这十年来,青云门可是越发的兴旺了。”

    “你就没点什么想法?”

    老人哼哼唧唧的说道:“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少女托着下巴,朝着老人道:“爷爷,你是觉得那位不是青云祖师?”

    老人道:“是与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去去去,别老套我的话。”

    少女嘿嘿嘿的笑着,眼珠子一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旁的那行脚商听到二人在说青云祖师,不禁十分感兴趣。

    只听得那行脚商道:“要说这位青云老祖,还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传说这位青云老祖已经活了两千多年,是当世唯一悟得长生之秘的老神仙。”

    “十年前,魔教和青云门那一战,魔教四大派上千人,都不够这位青云老祖一个人杀的。”

    “据传,那位青云老祖会下剑雨,那成千上万道剑光“刷刷刷刷”的从天而降,就将魔教的那些人都给刺成了筛子。“

    一旁的那老人听了,一只手在桌上不停的敲着,脸上露出些许踌躇之色。

    片刻后,老人和一旁的少女说道:“我决定了,我要亲自去见一见他。”

    少女闻言,脸上露出笑意,拍手道:“好啊,好啊,我早就知道你忍不住的。”

    ……

    青云山以南,数千里之外的一个荒僻之地,有一座高山,名叫“狐岐山”,乃是魔教鬼王宗的总堂所在。

    不过,如今的鬼王宗总堂比起十年前还有所不如。

    十年前青云门那一战,魔教损失惨重,几乎所有的顶尖高手被一网打尽,十年时间还不足以让魔教恢复元气。

    狐岐山中的一个小湖畔,一个石亭筑在了湖心,只有一道古旧木桥连接到湖边岸上。

    两道身形一前一后走在那木桥之上,朝着湖心亭走去。

    前面的是如今的鬼王宗宗主,碧瑶。

    后面的是幽姬。

    十年前鬼王宗精锐一朝尽灭,碧瑶在幽姬的支持下,顺利成为鬼王宗宗主。

    这十年来,鬼王宗韬光养晦,碧瑶修行了两卷天书,修为有了十足的长进。

    但是如今的鬼王宗依旧不能和十年前的鬼王宗相提并论。

    即便鬼王宗如今年轻一代之中除了碧瑶也有几个还算厉害的人物。

    如今的碧瑶不再穿着那一身碧绿衣裳,她和幽姬一样,面戴黑纱,身着黑衣。

    只见她露出的那双目之中,充满了冷冽之意。

    她轻声说道:“幽姨,最近传说在西方死亡沼泽之内,有异宝出世,我相信其他四宗之人,还有那些正道中人也一定听到了这个消息。”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啊。”

    幽姬道:“宗主的意思是想要争夺这异宝?”

    碧瑶却是摇头。声音冷冽道:“错.....不是争宝,而是杀人......”

    幽姬闻言,心中骤然一紧,道:“宗主是想对青云门的人下手!”

    碧瑶寒声道:“青云老祖我们自然动不了,但这一次异宝出世,青云门定然会派弟子前往,青云老祖几乎杀我鬼王宗满门,这个仇,不能不报。”

    “这一次,我要先拿一点利息!”

    幽姬闻言,不禁微微一叹,道:“宗主,此事还是要慎重啊。”

    碧瑶冷哼一声,道:“此事,我自有决断,给万毒门传信吧。”

    ……

    这一日,天光正好,青云山山脚,行来两道身影。

    那是手拿“仙人指路”的周一仙还有青春年少的周小环。

    二人刚到山脚,便有青云门弟子出现。

    只听得那为首的弟子道:“祖师已经等候二位多时了。”

    周一仙闻言,一脸懵逼,爷孙俩跟着那名青云弟子,朝着通天峰上行去。

    ……

    通天峰上,祖师祠堂前,道玄枯坐殿中,万剑一依旧在扫地,仿佛地上永远扫不干净。

    陆凤秋正在看着林惊羽和张小凡对招。

    一转眼,便是十年。

    十年光景,转瞬即逝。

    林惊羽和张小凡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张小凡体内有大梵般若的功底在,天书对他的帮助更大一些。

    但林惊羽胜在资质要比张小凡强,二人现在的实力也就是半斤对八两。

    就在此时,陆凤秋眉头一挑,转身朝着身后的山道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