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玄幻小说 > 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 > 第671章 前辈吉祥
    孙长老缓步朝山上走去,背影给人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第一次,玄极真人叫他去传讯。

    他心态很好。

    在他眼中山河剑派马上就要被镇压,即便见到欧阳昊,心中震惊之余,也并无什么惧怕之意。

    欧阳昊是什么东西?

    先天境一重而已,能跟玄极真人比吗?

    第二次,月隐王叫他去传讯。

    其门客众多,甚至派个麒麟军都可,却偏偏要让他去传讯。

    玄极真人刚死,玄极剑派在他人眼中就成了弃子一般。

    这种感觉,令孙长老难受之余,还有些恐惧,惊慌。

    玄极真人死的干净利落,甚至连其武道传承都来不及留下,等若于玄极剑派唯一的下乘三品功法,就此断绝。

    从此之后,玄极剑派就得退出四大顶尖之列,成为与山河剑派类似的小门小派了。

    没多久,孙长老便来到了山河剑派的山门,这一次,他非常恭谨的上前敲响大门。

    大门打开,王浩然淡淡的看着他:“有事儿?”

    “小兄弟,月隐王命在下前来,请,请那位老前辈下山一叙……”孙长老抱拳讪笑。

    “太上没空。”

    王浩然摇摇头,就要关门。

    孙长老见状,连忙伸手拦住王浩然的举动。

    “你要对我出手?”

    王浩然神色警惕的退后两步。

    对方毕竟是玄极剑派的长老,真要暴起,他还真不是对手。

    “不敢不敢,只是请小兄弟至少帮我通传一声……”孙长老脸上露出一抹讪笑,手中一枚下品灵币顺势滑出,落在王浩然手中。

    “咦?”

    王浩然低头看了一眼,掂量了一下,随后又看了看孙长老,“在这等着。”

    砰,大门关上。

    孙长老站在山门前,脸色变幻不定。

    曾几何时,山河剑派这种二流宗派哪里会被他放在眼中?

    可今时今日,他竟然要给山河剑派一名肉身境武者行贿?

    王浩然屁颠屁颠的来到演武场,苏寒依然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

    第三代弟子都在其面前勤加苦练,苏寒偶尔会睁开双目提点两句。

    闭眼的时候,他都在修行不灭六相观想图。

    他现如今的状态,以这种节奏来调养最好不过,不温不火,只等时间一到,本源便能彻底修复。

    “太上,玄极剑派那位长老又来了。

    说是月隐王请太上下山一叙。

    他还给了我一枚下品灵币。”

    王浩然道。

    “下品灵币?”

    不少第三代弟子的动作为之一顿。

    “跟你们有关系吗?

    不过一枚下品灵币罢了,修炼去!”

    苏寒睁眼呵斥道。

    “是……”众人连忙抛开杂念,继续修行。

    苏寒看了王浩然一眼,“这枚灵币你就留着吧,至于那月隐王……”“他是星月行省的封王,就在我们泰阳行省隔壁,还是商隐王的大哥,吕皇第四子。”

    王浩然如数家珍的道:“据传这月隐王曾经是有机会成为太子的,只是争斗失败,被贬到了星月行省。

    其王府中的供奉实力极强,实力底蕴也比商隐王强上一筹。”

    “好,我知道了。”

    苏寒淡淡的点点头。

    山脚下。

    张供奉低声朝月隐王道:“王爷,如若此人真的下山,我和飞龙将军都是先天。

    加上玄极剑派的剑客,四周的军士,以及府内门客和麒麟军,或许可以一举诛灭此贼。”

    顿了顿,“这等实力,便算是先天境巅峰,也得活生生被围攻而死。”

    龙飞大将军连忙道:“不可不可!”

    “龙飞将军,难道死了一个玄极真人,你就怕了?

    对方可是噬王的叛逆!”

    张供奉冷笑一声。

    “叛逆……”月隐王被张供奉这么一提醒,面色倒是微微一变,“可惜了,我还想看看能否招揽他为我所用。

    若真有先天境巅峰投靠本王,那本王也无须再忌惮林传这条老狗。

    当日不是他支持二哥,二哥如何能坐上太子之位?

    却把我赶到这种偏远之地。

    可恶啊……”张供奉眼神闪烁,见月隐王去了收服山河剑派那位的心思后,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他现在是王府第一供奉,如果再来一尊先天境巅峰,他的地位必然下降,届时每月的修行资源一定会有所减少!“不是怕,而是如此不太妥当,不如等指挥使大人来了以后,再说吧。”

    龙飞大将军强行挤出一丝笑容。

    “林传?

    哼。”

    月隐王冷哼一声,随后稍显不耐烦的道:“玄极剑派那位孙长老上去这么久,怎地还未有动静?”

    “不如让人上去看看。”

    张供奉道。

    身边几个门客面色微变。

    就在这时,高棚外的马匹突然有些急躁,听到外面的动静后,月隐王立即皱眉喝道:“什么事如此吵杂!”

    言罢,他率先站起身,朝高棚外走去。

    众人连忙跟在身后。

    一到高棚外,立即有麒麟军来到月隐王面前,脸色煞白的道:“王爷,山河剑派有人踏空而来!”

    “什么?”

    踏空而来?

    众人微微一怔,紧接着连忙抬头望去,这一看,却是让他们连连倒抽冷气!苏寒提着孙长老,一步步从虚空之中走下。

    孙长老在他手中,吓得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

    “元丹境!怎会是元丹境啊!”

    他怎么也想不到,苏寒会是元丹境武者。

    难怪欧阳昊那般淡定,根本不惧怕京都那边,就算是吕皇亲自,也不敢在元丹境面前造次啊!“张供奉,你不是说他……应该是先天境巅峰吗?”

    月隐王喃喃自语。

    张供奉吞咽了口口水,目光突然看向飞龙大将军,“飞龙大将军,你早知如此?”

    “不,不知道,我本以为他会是涅槃境……”飞龙大将军脸上挤出一丝苦笑,声线都有些颤抖。

    谁能想到对方会是元丹境,陆地神仙那个级别的存在?

    这可是吕国啊!一个连涅槃境都找不出一尊的小国,山河剑派内,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一尊大能了?

    双脚落地,苏寒轻轻一松手,孙长老便瘫软于地,根本站不起身。

    四周的玄极剑派剑客一脸煞白的望着这一幕,根本不敢靠近半步!“哪个是月隐王?”

    苏寒笑道。

    “小王就是月隐王,前辈吉祥!”

    月隐王上前几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苏寒行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