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陆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努力了 > 第13章 贼喊捉贼
    如果是以前,范连城可能想都不想就拒绝。

    然而时间过去那么久,他不再是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父亲的鬓角也白发丛生,好歹吃过些平常生活中的苦头,也该懂事些了。

    例如那位叫做李柳的校友,本来跟范连城之间存在着似有若无的暧昧,一转头却跟家里有钱的那位白人在一起,背起了名牌包,还换了辆宝马Mini代步。

    范连城不傻,其中的关键他当然清楚。

    虽说因此意识到两人并不合适,思想观念截然不同,可发现真相后的疲累感,一直都残留在心底呢。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感情并不仅仅只是喜欢就可以,掺杂着太多外物。

    而赵鲟他们,花家里的钱,借着学习的名义花天酒地,范连城几乎没见过这家伙将同一位白人姑娘带出来两次。

    至于同胞,圈子就那么大,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把名声搞差的念头,赵鲟几乎不对她们下手,唯一的例外是初恋,后来惨遭劈腿,就此堕落。

    从酒店离开时候,脑海中有着万千思绪。

    想到了据说小时候跟自己见过,但却毫无印象的“未婚妻”,也想到了如果真的暂时休学,自己接下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到底还是太年轻,这么点小烦恼就已经足以让他唉声叹气,坐着酒店安排的劳斯莱斯回到学校……

    次日早上。

    范连城起床很早,迷糊着刷牙洗脸后,才记起自己已经不用去咖啡馆打工。

    发了条讯息给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说是待会儿去找她,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她问完账户后将钱打给范连城,总共一万两千英镑,说是多出来的钱帮她买台笔记本电脑就行。

    父亲担任检察官,母亲则是律师,在纽约有房子,自己又能接到些工作,属于还算不错的中产家庭。

    见她真的这么快就还钱,嘟囔了句小富婆之后,范连城骑着自行车赶到学校附近的某座小商场,按照要求挑了台苹果笔记本,爽快地刷卡结账,紧接着又为自己看起手机。

    眼馋阿德里安的新款N95已经有段日子,刚巧还算“富裕”,自己还掉信用卡后能省下一笔钱,因此产生换手机的想法之后,顿时便按捺不住。

    在展示台前拿着手机翻来覆去,还试了试似乎很厉害的照相功能,开口询问店员说:“这款手机目前最低价是多少?我看你们这里写着可以回收旧手机,我的诺基亚5300现在能卖多少钱?”

    “如果办理定制版,承诺最低为一年的消费,仅仅只需要花九十九英镑,非常划算,自从上市以来它的销量最高。今天店长不在,所以我无法告诉你旧手机能卖多少钱,不过回收的价格并不高,主要看品质怎么样。”女大婶的体重应该超过一百五十斤了,留着棕红色的长发。

    价格比较合适,定制机型每个月会有额外的话费,每个月还一些,肯定比直接购买划算些。

    可忽然记起昨晚跟自己父亲的对话,暂时还没考虑清楚要不要回去帮忙,说不定很快便会离开英国,也不知英国的手机在那边能不能用,于是暂时放弃,笑道:“那我下次再过来吧,谢谢。“

    “好的,店里只剩下红色,你最好等到后天早上,到时候会有黑色和白色可供选择。”

    再次丢下句谢谢,范连城提着笔记本电脑的包装盒去坐地铁,这个时间点很难抢到座位,他站在人群里,将包装盒放在脚下。

    伦敦小偷猖獗。

    就在他低着头玩手机,通过短信跟赵鲟联系,得知他也要去参加今晚在肯辛顿宫举办的派对时候,意外发现刚刚还在自己脚下的笔记本电脑,居然没了。

    当即转身。

    只见一位身穿格子衬衫,戴着顶白色棒球帽的年轻人,正提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包装盒,在地铁开门期间脚步匆匆下了车。

    “我的电脑!小偷!”

    范连城紧跟着从地铁里下来,发现不妙,那小偷瞬间撒腿往前跑,边跑还边贼喊捉贼:“救救我!后面的亚裔要抢劫!”

    上班高峰期,旁边负责维护秩序的女巡警闻言,第一时间抽出挂在腰间的警棍,往他们这边跑来,还拦在范连城与真正的小偷之间,平举警棍喊道:“别动!停下!”

    在伦敦生活那么久,知道千万别招惹警探,更别让他们误会的道理。

    范连城果断举起双手,说道:“这是个误会,真正的小偷就要跑了!我是帝国理工的学生,他才是真正偷走我电脑的小偷!”

    女警探扭头,只见喊救命的那人飞快地上了楼,拎着个白色带有图案的盒子,消失在她视线里。

    也不知是种族歧视还是什么,反正女警探依然觉得范连城可疑,她可不会因为一句话就打消怀疑,嘴里说着:“你要不想抢劫,干嘛追着别人跑呢?双手抱头,靠在墙上。”

    范连城简直快要气昏过去,语气不爽:“我刚买的电脑被偷走,小偷就在我面前,你说我追不追?!一千四百三十英镑,刚买还没半个小时,商店在哈洛德百货公司一楼,骑士桥那边!帮我追小偷啊!”

    气归气,还是听从要求双手抱头。

    女警探扔掉咖啡杯,不为所动地继续道:“等我调查完就清楚了,我看你比较像小偷,手给我。”

    就这么被拷上,范连城哪里经历过这档子事,简直要被这个蠢女人气死,接着来句:“你这是种族歧视,因为是亚裔就像小偷?你掏我口袋拿钱包,抽出银行卡到ATM机上看看余额,我有必要抢别人电脑!?带我回你的警局,今天不投诉你我名字就倒过来写!”

    “随便你想怎么样,我怀疑你抢劫、盗窃。”

    被威胁了,女警探下手比较黑,先是将手铐铐得很紧,接着又拽住范连城衣服,拉住手铐,让他走在自己身前。

    引来无数路人的注视,丢脸算是丢大了,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范连城怎么可能不恼火。

    近些年来修身养性,可别真以为他就多纯良,小时候经常带着朋友们四处捣乱,放车胎里的气、在办公室墙上画画,没少挨揍。

    怎么解释都说不通,被带到警局前只能先打个电话给自家老头,简单说明了前因后果,搬救兵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范父接到电话时候正开会。

    接到电话后立马宣布散会,带了些人跟着自己,上车前往范连城所说的分局……